<small id="xziii"><input id="xziii"></input></small>

          <listing id="xziii"></listing>
        <dfn id="xziii"><i id="xziii"></i></dfn>

        以色列疫情卷土重來餐廳學校再關閉,工程師老公和我做起家庭外賣

        口述者/執筆者:鳳麟(在以色列已20年,從事導游工作)

        口述時間:6月15日

        我是陜西人,嫁到以色列20年,育有一雙兒女。今年三月初,因為新冠肺炎疫情,以色列開始“閉關鎖國”,同時,所有在以色列的人開始宅家隔離,除了必要的外出如超市購物等,其他活動都被禁止了。學校關閉,公共交通關閉,商業停止,空氣中泛濫著前所未有的寂寞。

        進入六月后,看似消失的疫情卷土重來,以色列從南到北,從東到西,都有新增的病人,每天確診人數都超過百人。開放的學校、餐廳、商業機構被迫再次關閉。

        疫情期間兒子得了怪病

        熬了幾個月,醫院終于開放做手術

        從二月份開始,我讀高中的兒子得了一種怪病:每天早晨劇烈頭疼,鼻塞,總是感覺氣短,乏力,做事無法專注,不能學習。我們開始天天在醫療網站上給他預約各種醫生:過敏科,耳鼻喉科,腦外科。

        兒子得了怪病,我每天忙著預約各種醫生,還在網上找了以色列的中醫問診,并開始服中藥。鳳麟供圖

        雖然以色列有公費醫療,但治病檢查都需要提前預約,幸運的話一個禮拜內能約到醫生,有時候要等一個月,兩個月甚至半年。由于疫情,很多醫院、診所都不接待肺炎病人以外的人。

        我們每天忙著預約各種醫生,給兒子做了很多檢查。剛開始說是過敏,自費看了過敏方面的專家,開了藥,但吃了后沒有起色,兒子的病貌似更嚴重了。那時,由于整個國家在隔離狀態,兒子整天在家里,要么昏睡,要么玩電腦游戲,難受的時候大喊大叫。我們只能改變方向,找鼻科專家,好不容易自費預約了專家,專家一句話:去做鼻科CT后再說。費了九牛二虎之力,約了離家120公里外的CT檢查。結果出來了,沒問題。后來腦外科醫生建議他做核磁共振,網上查了一下,因為疫情,全國的核磁共振都不做。沒辦法,只能等啊,盼啊。

        每天看著兒子那張痛苦的臉,心都碎了。后來,我在網上找到了以色列的華人中醫,跟這位華人中醫網上問診后,他給兒子開了中藥寄到家中,兒子開始試吃中藥。

        就這樣熬著,等到5月初,以色列的疫情大有好轉。以色列衛生部的數據顯示,從5月8號后,全國新增感染病例的數量放緩。從5月8日到5月12日前僅增加了13例。

        在感染率持續下降的情況下,政府開放了一些學校,允許很多企業重新開業,據說還在計劃更多開放措施。終于,醫院開放大項目檢查,核磁共振預約上了。檢查后醫生的診斷結果是:一切正常。后來,我們專門約了一天的醫院急診治療,做了各種檢查,醫生也沒有查出病因。我們又被打回原地,鼻科醫生建議做鼻竇縮小術。因為以色列的醫院慢慢開放了,經過多方努力,做了手術前的各項檢查后,6月6日晚,兒子入住醫院,第二天全麻之后做了手術,手術很快,大概半個小時就結束了。麻醉過去后,兒子被送回病房。以色列的醫院很干凈,服務好,醫生和護士們都很專業,也很友好。醫院提供免費的一日三餐,連我這個陪床的也有床鋪和免費餐食,確實很贊。手術后,兒子正在恢復中,但愿他能徹底恢復健康,我們的求醫之路也能畫上句號!

        我在家做陜西美食

        失業的工程師老公幫送貨上門

        在漫長的兩個月中,曾經像我一樣從事旅游業的中國媽媽們,實在是太無聊,開始商量著一起做家庭美食,送貨上門,滿足吃貨們的美食欲望。在以色列的中國媽媽來自全國各地,有會做青島大包,餃子的,也有做壽司,面條的,還有做重慶各種辣椒醬的,做香港點心的。作為正宗陜西人的我,就在家里加工起健康蔬菜面條、餃子皮和餛飩皮。

        失業在家的老公也開始了幫工生涯,陪我和面,幫我榨汁,壓餃子皮,幫我送貨。沒想到造了幾十年飛機發動機葉片的工程師,如今加工面條,餃子皮特別專業。我很開心找到了一個免費的幫工和送貨工人。在給兒子治病的同時,我們也做些生意,雖然辛苦,雖然掙錢不多,但是看到客戶吃完我們的面條后點贊、曬單,心里特別甜,人們忙碌的目的可不僅僅是為了錢。我們在以色列的聊天群除了華人媽媽群,華人群,華人導游群,又有了我們的“愛吃”群。每天我們談疫情之外的話題就是美食,育兒,我們也非常關心祖國的最新信息。雖然大家都被隔離著,但我們并不感到寂寞。

        漫長的宅家日子里,我在家做陜西美食外賣,得到客人的點贊比賺到錢更開心。鳳麟供圖

        一起過節的好友確診

        我們一家也被隔離

        6月8日,我接到以色列好朋友安迪的電話,她說她得了新冠肺炎。我原以為她開玩笑,但她卻很嚴肅地告訴我:聽著,我沒有開玩笑,我做了核酸檢測,陽性。因為我,全家人都要隔離,我所在的學校也要關閉了。你們10天前來我家過五旬節,也要被隔離......我腦子有些懵,之后才想起問她感覺怎么樣。她說嗓子有點疼,發低燒,感覺比普通流感癥狀還輕些。目前她自己在家中獨立的小屋里隔離,直到病情痊愈。

        兩個小時后,我接到了以色列衛生部的電話,告訴我們要隔離到6月11日。我和老公去安迪家的日子是5月28日,要從這個日子算到14天后結束。于是我們為期四天的隔離生活開始了,每天做做飯,看看新聞,上網,鍛煉一下,幸虧有個院子,種了些菜,一忙起來,時間很快過去了。

        疫情卷土重來

        商業機構等被迫再次關閉

        進入六月,看似消失的疫情又卷土重來,以色列從南到北,從東到西,都有新增的病人,每天確診人數都超過百人。開放的學校、餐廳、商業機構被迫再次關閉。安迪是中學數學老師,又是班主任,因為她確診,全校關閉,跟她密切接觸者都開始隔離。雖然以色列的隔離沒人監控,有人守規矩,有人不守,一旦被警察發現隔離期在外面亂跑的,一律罰款五千謝客爾(折合人民幣一萬元)。作為中國人,我是守法好公民,乖乖在家隔離了四天。6月11日,隔離結束,終于重獲了自由。

        6月12日,這是安迪生病后被隔離的第一個安息日(每個星期五太陽下山后到星期六太陽下山叫安息日,安息日是猶太教圣日)。我們去超市采購,回來做了壽司,魚排,牛肉菜卷,豌豆蘑菇飯,裝了幾大盒,送給安迪一家,讓他們也過個好的安息日。

        驅車五分鐘后,到了安迪家,按了門鈴,約瑟(安迪丈夫)戴著口罩,手套來接我們的食物。我們遠遠打了招呼,口罩也掩飾不住他滿臉的喜悅。

        突然聽到有人喊我的名字,抬頭一看,安迪在二樓的房間,她打開百葉窗,陽光撒在她憔悴的臉上,亂七八糟的金發在陽光下發著光,她穿著睡衣,遠遠招手致意,陽光下給我一個飛吻。不知道為什么,我的心里有些酸酸的。優雅的安迪一直都自責,因為她連累了太多無辜的人。

        疫情還在繼續,明天仍然按時到來,2020有點無奈,好在太陽每天都是新的,活著,我們就有希望!

        好友安迪確診新冠肺炎在家隔離治療,我們去送吃的,她只能在二樓給我一個飛吻。鳳麟供圖

        我跟丈夫做了一些食物送給好友安迪過安息日。鳳麟供圖

        黄色片做爱性感视频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尚网